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有仙在身,有女在临
有仙在身,有女在临

有仙在身,有女在临

前几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撞到了一个偶然的工作。

  我就说嘛,总会有不长眼的公司最终收留了我的。

  单身,一直找不到女朋友。这个地方,鸟都不拉屎,甚至都很少见到雌性动物。

  压抑中度过了这几年,买遍了自慰用的道具。连女人用的都买过,用来伺候我的菊花。直到不久前,公司里来一个小姑娘,中专毕业,学历很低,托关系进的公司。不过真的是好看,从相貌上衡量,公司绝对不亏的。以后让她去签单子,卖弄一番风情,搞上一炮,没有谈不成的。淫荡!

  在她刚进公司的那段时间,我是这么评价她的。因为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后来因为我的部门是盈利中心,所以被派到我手下学习。团建时不时能抱抱她,娇小的身躯,柔顺的头发,水波粼粼的大眼睛,逐渐的打动了我内心深处。我有了一种想要追求她的冲动。

  于是开始对她百般的好,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,嘴里不说,但都知道我在追求她了。而她也热烈的回应着。就像已经是情侣了一样。甜蜜的感觉,在这个穷乡僻壤,再次感觉到了。我逐渐的失去了理智,在七夕那天,我们认识还不到二十天。

  在整个公司一起吃烤串团建的时候,我向她表白了。

  结果惨不忍睹,她断然的拒绝了,没有说理由。之后大家就不咸不淡的相处,尴尬无比。直到大仙来临。我才觉得事情可能有了转机。

  大仙是一个神人,可以变化,可以造梦。现在寄存在我身上。

  因为经历了被拒绝的伤害,对她的心思不再是宠溺,我要惩罚她,用一种恶毒的方式。我先问大仙,你会不会因为女人长得好看,而心生怜悯。

  大仙说,人类这种低等生物,我根本不在意他们的境遇心思,我只是要插她们的逼罢了。我说,那好,我要惩戒一个女人,一个蛮漂亮,曾经伤害过我的女人。

  大仙说,随便,只要有趣,我就乐得参与。我对大仙大致说了一下我的想法。

  大仙说,挺有趣的,从今晚开始,我就让她做梦。于是,那天晚上,这个名为李静的女孩儿,梦到了赤身裸体的躺在原始丛林,丝毫动弹不得,虎豹毒蛇对她的肉体残忍的蹂躏,想醒也醒不来,梦中的她一动都不能动,想喊也没有声音。

  被蹂躏最多的是她的不大的胸和阴道,虎豹和大蛇不间断的抽插竟然让她一夜高潮了N多次。真实的她,梦里淫水流了一床。第二天见到她,面容憔悴,泪痕明显。我呵斥她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,晚上必须好好休息,否则怎么干活。

  第二晚,她梦见自己在一个墓地里,不停的挖掘男人的坟墓。挖掘出来后,聊起来裙子,在每一堆白骨的肉棒上,上下耸动,直到自己高潮。然后挖下一个,再次高潮。她心底非常害怕,可是却停不下手里的活儿。就这样的,奸尸了一整个晚上。白天醒来,又是一床的淫水,她欲哭无泪,不知为何会这样。

  白天上班,黑眼圈很大,皮肤都不再光泽,表情都很木讷。我把她叫到我办公室里,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。第三天晚上,她梦见一帮人在打仗,她被当做俘虏抓了起来。被一帮粗野的男人蹂躏,射了一身一脸。整个俘虏营里,就她一个女人,被上万士兵*奸。

  久未操到女人的士兵,好不怜惜的折磨她,不停的内射,射的精液最后都把她浮起来了。士兵走后,同为俘虏的男人又过来奸淫她,她的乳头上出乳汁的小孔,也已经被折磨的可以插进去几把了,而她的逼里已经可以踹进去一个腿了。

  耳朵鼻子,肚脐,都有几把在插她。最后士兵进来,拿着弯刀狂笑着不停的捅她的逼,每一下她都感觉到了疼,但一直捅,醒不过来,一直到天亮。她发现淫液又已经流满一床,枕头也被哭湿了。

  不明所以的她,大哭不止。不敢再睡觉。也没有来上班。我打电话骂她,责问她没有职业道德。她在电话里就哭了起来,声音都沙哑了。那晚,她不敢睡觉了,痴痴的熬着,希望能瞬间到天亮。但是不经意间,还是睡着了。她在一个横尸遍野的山脚,不住的哭泣。

  四周一群大型的怪物对她虎视眈眈,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,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惧。心想自己的逼又要遭殃了。真是一袭白衣飘来,群魔退去。来者正是大仙,大仙问她,为什么做这样的梦?你想知道这其中的原由吗?小静连滚带爬的跪倒在大仙面前,哭着请大仙告知。大仙撩开衣襟,形状完美的几把敲落在她的脑门上。小姑娘会意的张开嘴为大仙吸吮。直到射精。

  大仙这时才缓缓的说道,你现在的上司,本非普通凡人。他是金蝉子下凡,因为他在天界一生未曾沾女腥,所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推落凡间,让他享受人间性爱。

  可是他一直守身如玉,未曾碰过女人。直到遇见你,才稍微的动了些凡心。

  而你却不懂得配合。他不愉快的心情被天庭知道后,负责做爱的神仙大怒,于是让你有了这些梦。

  他本来是想让你一直噩梦到死,我好心过来告诉你破解之法。记住,你要全心的去爱金蝉子,要主动些,你的童贞注定是要给这个人的。如果你已经不是处女了,那么不只是你,你的整个家族,都难逃厄运。那就不是噩梦这么轻微的惩罚了。你懂吗?小静说,我是处女,我还从来没让人动过。我会好好爱他的,把自己的初夜给他。

  大仙说,金蝉子天性羞涩,你要主动,记住了吗?小静忙应道,说,谢谢仙人告知,我记下了。于是大仙缓缓退走了,快看不见的时候说了句,记住,满足他一切愿望!小静,心存赶紧的叩头跪送。这一晚,小静安静的睡到了天明。但她并不心怀感激,虽然记得梦中的情景,但还侥幸的觉得可能并非如此。当天什么都没有对我表示,依旧不咸不淡。那晚,不出所料,噩梦再次袭来。她被绑在满是铁丝蒺藜的铁网上。

  她的父母兄弟叔伯姑嫂,一家老小,一个个被砍了头,然后有人拿着头往她的逼里塞,疼的她直翻白眼但一直非常清醒,自始至终没有昏死过去。塞进去一个后,再砍下一个人的头,再塞进去。如此这般的折腾了一夜。这次既无快感,又无比恐惧。她终于不敢再违抗,大仙在她的梦里给她的指示了。内心认头了。

  那天,她上了浓浓的妆,看起来多了几分妖艳,消去了几分稚气和学生气。

  那天,她对我大献殷勤,不分场合的亲近我。我都发现了同事的白眼,但是她视若无睹。也难怪,经历过那种梦境的人,哪还有心思去在意别人的白眼。中午的时候,她跟我一起吃饭。跟我说,我给你起个外号吧,你叫唐僧怎么样?

  我说,哦?我为什么叫唐僧?她说,因你就像是一个圣僧,嘻嘻我说,哦,那你叫什么?她说,你就叫我老鼠精吧。我问,这又是为何?她说,因为老鼠精最好看。然后问我晚上有安排吗?

  我说没有啊。她说,她想去看电影,我能不能陪她一起去。我说,你个小姑娘想干嘛?有什么企图?她说,没有没有,就是我自己去看有点害怕,因为是恐怖片-我说,那好吧,我就勉为其难,跟你去看吧。演的哪尼玛是恐怖片。居然是一个烂俗的爱情的片。正看着呢,她手悄悄过来,握住了我的手,拉到她的嘴上亲了起来。我说,你干嘛,发情呢?她赶紧摇了摇头,随后又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  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。这时候,她涨红了脸,声音都在发颤的问,我,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?我假装惊讶了一下。我说,怎么可能,我早就对你没有感觉了,胸又小,又小气。她都快哭出来了,说她现在好爱我。好想和我在一起,好让我抱着她睡觉。我问,喜欢到什么程度?她说,可以为你做任何事。

  我吸了一口气,往后仰去,双腿渐渐岔开。她好像明白了。然而可能是没有经验吧,羞的满脸通红,低下头不敢看我的脸了。她蹲了下去,跪在我的双腿间。

  非常小心的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,把我的小弟弟掏了出来。非常小心,生怕拉链划疼了我。

  然后仔细端详了很久,拍拍这里拍拍那里,放在鼻子上闻闻,用舌尖轻轻的舔舔。

  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,她终于吃了进去。我感到了龟头进入了一个湿热的所在。

  这个女人毕竟是我发自内心喜欢的,我心里无比的畅快。我用手按住她的头,缓缓的按了下去。初次口交,就让她全给我吞了进去,也是苦了她了。

  我感到了一种心疼的情绪。随即把这个想法赶走,心想我不能同情她,我要恶毒的对待她才对。于是不留余地的,抓着她的头发,把她的嘴当逼一样的插,次次都插到喉咙,咕叽咕叽的淫声四起,周围观众看的一脸懵逼,也有小情侣忍受不住,也开始了爱抚。

  我不停的插着她的嘴,想起她的拒绝就一阵怒意,朝着她的脸左右开工,啪啪啪扇了十来个耳光,才稍微解气。我命令她,自己动,不能偷懒,每次都要插到最里面。她的眼泪扑索索的掉下来,我就当没看见。

  她哽咽的给我口交,抽抽涕涕的。我一个巴掌打过去,说不能哭。

  她只好停止抽泣,默默的给我深喉,泪如泉涌。演到一半的时候,我感到快要射了。我扯着她的头发,把她拽起来一点。扯开她的衣领,拉开她的胸罩,突突突的射在了她的两个乳房上,然后松开她的胸罩,啪的一声,胸罩打在了乳房上的精液上。随后,四周弥漫起精液的味道,周围的人都鄙夷的看着小静,嘴里不干净的骂骂咧咧的。而小静只是爱意满满的靠在我身上,温顺的像一头小鹿。

  电影演完了。

  小静说这么晚了,我自己不敢回去,你能不能送我回家?

  我说,女人真是尼玛麻烦啊。小静就开始了撒娇,摇晃着娇小的身形,嗲声的说,送我嘛,送我嘛。我说,好吧,正好我也有点口渴,去你那喝口热水。

  小静开心的说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,说着踮起脚尖亲了我的侧脸一下。

  我开着车的时候,小静也一直不老实,一直挑逗我的几把,说是在学习挂档。

  我不能专心开车,一直推她的头。但几把已经不受控制的坚挺起来了。

  小静说,你的小弟弟肯定饿了,这么晚了还站起来找吃的。我说,是啊,它饿了,你那有什么好吃的吗?小静羞涩的说,有是有,不过也没有让别人吃过,不知道好不好吃。呦呵,这分明是在说她的处女膜啊。我说,我的小弟弟喜欢吃比较薄的东西,你那有没有啊?小静说,有呢,不过这一次让它吃了以后可怎么办呢。

  说着又拿起我的几把仔细端详起来。好像是在研究一会儿将要进入她身体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不一会儿就到了她的家里。

  她想树懒一样挂在我的身上,我俩就这样摇摇晃晃的进了她的屋子。

  我让她去给我倒一杯水,自己坐在了她的床边等着。

  她倒了一杯水过来,跟我说这是我最爱惜的杯子,我每次都用它喝水,你不会嫌弃我吧?嘻嘻—— 我说,讲究用吧。虽然和你这吃过几把的嘴用一个杯子,有点不适应。她撒娇的说,哼,我就只吃过你的那个,以前从来没有过呢。我说,哦?这么纯洁。怎么证明?她说,我也没法证明。不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一些了。

  我知道她说的是一会儿会用处女膜来说明这个问题。不过论证不够严密,有处女膜不代表不曾口交啊。我说我的脚有些累,让她帮我洗洗脚。她嘻嘻一笑说,我用嘴给你洗吧。说着脱掉我的鞋,一个一个的舔的脚趾。爽的我直翻白眼,水都顾不得喝了。

  舔了十分钟之后,我跟她说,你忘了我来是因为谁饿了么?怎么就只伺候脚趾呢?她松开我的脚趾,笑着说,当然没忘。说着脱下了我的裤子,打算给我口交。我说,先去洗一下,脚不干净,会感染。她只好嘟了一下嘴,乖乖的去刷牙了。回来的时候已经脱的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。搔首弄姿的走到我面前,问我,老公,我美吗?

  我跟她说,婊子你记好,我不会是你老公,你这个烂逼,只配做我的宠物,懂吗?她一脸委屈的说道,人家又不是婊子。象征性的给我口交了一会儿。我有些忍受不住,这身材真的是太棒了,想马上操她。我说,上床来,我要操你。小姑娘满心欢喜的躺上床来。平躺着,双手放在脑后,双眼紧闭。

  我说,刚才吃我几把时那么骚那么浪,现在装什么纯洁?虽然我知道她从未经历人事,但我故意这么说来羞辱她。她假装恼怒的说,人家那里骚了?一会儿你就知道我纯洁不纯洁了。我缓缓退去她的内裤,阴毛稀少,阴埠上一两滴露珠,有些已经蹭到了阴毛上。我问她,骚逼,多少男人曾进入过你这里了?

  小姑娘说,今晚之前,都不曾有过呢。我说,那再好不过了,老子最喜欢雏儿。

  她说,我就是为了等你,那层膜一直为你保留着呢。我问她,手淫过吗?

  她说,手淫过,但是手从来没有进去过,最多也就双腿紧夹。我说,现在,双手掰开你的阴道,我要进去。她问,嗯?我们不做前戏的吗?我说,前尼玛戏?

  我又不喜欢你,我就只想干你的逼。她嘟嘴哼了一声,无可奈何的双手扒开了阴唇。

  我对准方向,怒喝一声,一口气闷到底。她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剧情,痛的双腿上提,腹部几次抽搐。然后双眼泪光闪闪的看着我,好像要问,为什么这么对待宝宝。我哼了一声,不做理会。开始了我的活塞运动。

  眼见着她跨下腥红点点,是她初夜的征兆,但我并不觉得有多刺激。

  一路狂插到射精,期间十分钟的时间,她的哀求她的呻吟,全都充耳不闻,我只专注于我的冲刺。内射之后,起身穿衣要走。她一把拽住我,无限哀伤的眼神看着我,痛哭流涕。控诉说,前几天你还喜欢我,为什么现在就这么对我。我现在已经爱上了你,第一次就这么的给了你。试问整个世界上,谁的第一次会是这么给出去的。呜呜呜——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,你竟然这么对我?呜呜呜……我说,嬗变的岂止女人,闪开!一把推开她,摔门而去。走的路上,她一直在拨打我电话。但是我都没有接。回到家也觉得这么对她有些过了,我的气也已经全消了。就接通了她的电话。

  她已经哭的泣不成声,还在说她已经决定要好好的爱我,为什么我却不能好好对待她了。五分钟后,她已经连哭带说的声音沙哑了,就不再说话了,只是哭。

  我说,宝宝,不要哭了,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。

  她说,那,我是不是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了。我说,是,以后我们就是情侣了。

  她说,你刚才搞的我好惨,我都没有感觉到乐趣。我说,放心吧,等你下面养好了,我会补偿给你一次好好的性爱。她说,只补偿一次吗?我说,补偿很多次,以后每天都让你尝到做女人的快乐哈,乖了。

  这时候,终于听到她破涕为笑了,娇嗔着说道,你坏!从此,甜蜜的恋爱季节,开启!

  【完】